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横行陕西榆林横山“砍刀队”:黑老大以警车为座驾|横山|陕西榆林

时间:2019-12-22

原标题:穿越榆林衡山的“弯刀队”:警车换了车主的车,但尽管打击犯罪,他们仍然疯狂。

弯刀小组的成员装备有弯刀、棍子甚至枪。

猖獗的傲慢“如果人们不同意就砍掉他们”吓坏了当地人。

 白国新手持弟弟和儿子被砍后的照片。2007年9月13日,横山白岔村白国新等7名村民被“砍刀队”砍伤。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白国鑫被砍倒后,手持他弟弟和儿子的照片。 2007年9月13日,衡山白茶村白国鑫等7名村民被“砍刀”队打伤 摄影/本报记者周群峰

玉林大砍刀小队

本报记者/周群峰

近日,陕西省玉林市横山区的煤矿老板于蕾被玉林警方控制 作为当地一个着名的煤炭所有者,于蕾因将警车当成汽车、开设赌场和高利贷而备受争议。 然而,他最突出的标签是,他控制着黑手党式的“弯刀队”,并做坏事。

自2018年以来,随着全国反犯罪反邪恶运动的开展,一系列涉及于蕾的案件也受到榆林市反犯罪办公室的关注。 据了解,2019年于蕾被列为榆林市重点打击黑社会活动之一,而榆林警方成立了一支于蕾特警队。

许多受害者、雷雨源的下属和其他内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9月份以来,榆林反三合会办公室采访他们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被问及与于蕾有关的案件。 舆论认为,随着于蕾案的深入,该案背后的保护伞有望被打破。

砍伤五分钟后受轻伤

于蕾于20世纪70年代出生于榆林市横山县小河沟村(横山县于2015年12月25日划分为区) 作为陕西菜园煤炭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和衡山未来企业协会主席,他控制着衡山的几个煤矿

今年9月,玉林市横山区汉沙镇白岔村原村主任王永红接受了玉林反三合会办公室的两次采访。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第一次没有提到于蕾的被捕,市反犯罪办公室第二次明确告诉他,于蕾已经被警方控制,“让我消除我的担心,不要担心报复,不要再说了。”

王永红说这个案子发生在大约十年前 当时,他在衡山县经营一家名为中森的酒店 一天,几个人来到酒店KTV免费吃喝。他们和酒店经理吵了一架,导致了肢体冲突。 他当时不在场,但后来参与了。

2010年3月3日凌晨3点左右,睡在酒店的王永红被一声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通过室内监控设备,他看到一群不速之客,戴着头罩,手持一米多长的弯刀,试图闯入酒店。

警方报告称,2009年的一天,嫌疑人的朋友王和韩寒在中森酒店KTV消费时被老板王永红殴打。 1月6日,嫌疑人尚某打电话给嫌疑人王某,要求他找一些合适的人来“清理”王永红。

同年2月25日,嫌疑人王某入住王永红酒店,负责检查王永红的房间和活动习惯。 同年3月2日22点左右,得知王永红住在酒店三楼的第一个房间,没有房间号码牌后,商某立即召集了包括王某和张某在内的九名嫌疑人,用弯刀、钢管等致命武器冲进王永红的房间,殴打了他五分钟。 王永红的左手食指被切断,双腿被殴打,导致骨折,双脚受伤。

王永红说当时这个“王谋谋”就是王进贤,他专门负责提前探风。 王进贤以前没有戴过头饰。 因此,通过视频监控很容易认出他。 但衡山警方抓获他后,以“证据不足”为由迅速释放了他

王永红说,他被黑客攻击后,衡山警方在Xi安发现了一个身份识别机构,并认定他受了轻伤 王永红拒绝接受这个决定。他认为伤害的严重程度与犯罪者的最终判决有关。 后来,他在北京找到一家评估机构,被发现伤势严重。 但是官员不同意这个结论

白茶村的村民范婷才也有类似的经历。

2010年1月30日21时,在白茶村东方红煤矿,十几个戴口罩、手持棍棒和砍刀的人打伤了前来救援的范婷才的三口之家和范婷才的母亲及村民,砸碎了范婷才新买的面包车的窗玻璃,然后驾车离去。

之后,范婷才被诊断出左手多处骨折,左手手指多处骨折,全身软组织多处受伤

范婷才说,他们被殴打是因为东方红煤矿切断了他家的水管,水管被他堵住了,引起了一场争吵。 负责煤矿场外工作的曹某向东方红煤矿老板于蕾汇报了此事。

于蕾私下向范家出价1万元,但被拒绝了。 曹告诉于蕾的司机高,他联系了“弯刀队”的成员汤小龙和其他人。 接到高磊的电话后,汤小龙开始准备手推车、鹤嘴锄柄(煤矿里用来挖煤的工具,形状像棒球棒)、口罩和其他工具来“清理”范婷才。

玉林市公安局成立了以时任副局长袁俊为首的专案组,以应对“033”王永红受伤案和“130”范婷才等人受伤案。

2010年4月28日,这两起案件得到解决,共涉及20名嫌疑人。 四名嫌疑人同时参与了两起伤害事件。嫌疑人手持弯刀、钢管和其他致命武器,犯罪手段残忍。 这两起案件都指向东方红煤矿的老板于蕾。

东方红煤矿的一名合伙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于蕾从2009年10月至2012年底担任该煤矿董事长。

许多受害者说袭击者大多来自玉林市保安服务公司衡山分公司。 根据工商登记信息,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30日。其法定代表人是于蕾。其经营状况显示该公司目前已被取消。

王刚(化名)曾是于蕾手下一家煤矿的经理,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保安公司有100多人,具有黑社会性质。 其中,许多是雷宇扬暴徒 其中许多人是吸毒者和前囚犯,手持弯刀和木棍,村民称他们为“弯刀”、“弯刀”或“棍子”,以平息于蕾的冲突。

煤老板使用普通警车作为他们的车

于蕾在衡山使用普通警车的事实至今仍在衡山广为流传。 几位知情人士透露,于蕾与时任衡山县公安局局长的陆新春关系密切,两人交换了汽车。

2010年5月,在于蕾成立保安公司和开警车成为公众舆论热议的话题后,时任玉林公安局局长的秦渐康指派时任公安局纪委书记兼监察长的刘任梁带领监察支队副队长李雨等四人前往衡山进行调查。

根据调查结果,2009年初,衡山县公安局决定成立衡山县保安公司,以满足所辖企事业单位管理的需要。 2009年10月30日,玉林证券公司衡山分公司正式成立,由于蕾牵头 公安局派了一名雷海军科级侦探到保安公司负责监控。

刘任梁说,保安公司成立时市局应该出具证明,但对方直接在当地工商部门办理执照,公司的成立涉嫌违规。

2009年11月,安保公司将雷海军委托给Xi安购买一辆丰田霸4000汽车,该车被喷入一辆标准警车,并配有灯和警报器。 后来,这辆车通过了警车审批程序,并于2010年1月登上了车门。车号是“shan K0040 police ”,由公安局雇的一名司机驾驶。

根据调查结果,陆新春当时正乘坐丰田霸道的2700越野车,车号为“陕K0050警察”,该车被分配给局长执行公务,而于蕾安保公司的“陕K0040警察”警车一直由警官雷海军管理和使用,由一名专职司机驾驶。

当时,在玉林市公安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市公安局负责人说:“警车是普通警车,不是假警车。这是玉林市公安局批准给玉林市保安公司横山分局的车,但是雷雨凯绝对不合适

调查报告还强调:“目前,没有证据证明卢新春的丰田霸凌2700警车和安保公司的丰田霸凌4000警车已经换车。” “

调查组认为衡山县公安局在审批过程中没有严格检查警车,违反了为企业办理警车的规定。 特别是自从公安部部署了违反规定的警车和车辆后,衡山县公安局一直没有坚决执行,也没有及时采取行动。未及时纠正违反规定使用警车的行为,损害公安机关形象的。

2010年5月,榆林市公安局责成衡山县公安局党委进行书面审查。市公安局纪委与卢新春举行了诫勉谈话。衡山县公安局将向全市通报非法悬挂警察证的情况。

舆论认为,根据《警车管理规定》,吕新春是严重违纪,而根据《警察法》,于蕾是严重违法。然而,“局长非法批准煤矿业主的警车”只能通过“训诫谈话”来处理。于蕾没有被以任何方式处理,被怀疑将大事化小。

值得注意的是,陆新春今年的仕途走得更远。 4月25日,玉林党建网显示,现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原610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卢新春将成为市公安局县级调查员的候选人。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电话和短信多次联系陆新春,但没有收到回复。

 白国新手持弟弟和儿子被砍后的照片。2007年9月13日,横山白岔村白国新等7名村民被“砍刀队”砍伤。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于蕾

仍然拒绝在反犯罪和反邪恶的背景下停止

于蕾的前下属王刚(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在2009年7月开始在于蕾手下工作,那是煤炭黄金十年(2002-2012年)期间,也是于蕾“弯刀队”和“棒球队”最疯狂的时期

当时,他也挺身而出为于蕾处理许多纠纷。"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是用钱来解决。"

王刚说,范婷才和王永红事件后,于蕾亲自告诉他,他已经花钱“打点”相关人员,“打人太贵了”

王刚还援引了2009年衡山县店市镇小河沟村村民薛茂华与于蕾煤矿之间的纠纷。于蕾称“棒球队”伤害了薛茂华。 村民雷存义在现场,并出来阻止它。他被打得更惨了。 雷存义住院治疗了4个月,以治愈他的伤口。

王刚说,他出面协调后,于蕾煤矿付给雷存义9.8万元,薛茂华在时任衡山公安局局长的调解下得到5万元。

王刚还说,于蕾猖獗的跨境开采导致刘家沟村水源枯竭,水位下降,引发村民持续抗议。 于蕾召集了一个“砍刀小组”,打伤了村里10多名村民。受伤人员住院后,经村干部调解,于蕾共赔偿受害者40多万元,村组赔偿175万元。

自2018年中央政府发起打击犯罪的专项行动以来,于蕾从未停止。

雷明富,衡山区电石镇小河沟村姓雷的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由于于蕾的跨境开采和地面沉降等问题,他的兄弟雷明富多次向衡山区土地局报案。去年9月14日,衡山区土地局前来现场调查。 第二天下午,雷明福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开车回家。

”四五个人下了车。他们拿着镐,把我哥哥的小臂打成粉碎性骨折。腿上的韧带断裂了 “

事件发生后,交通记录显示雷明福认出其中两名肇事者是于蕾菜园煤矿的员工 后来,警察控制了这两个人,但其余的人仍然在逃。

据雷明福的家人称,事件发生后,于蕾主动向雷明福和其他三名全年向他报到的村民提供经济补偿,这样他们就不会再请求帮助。 三人被接受后,于蕾立即报告他们涉嫌敲诈。 这三人仍被关押在衡山区拘留中心

《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于蕾特遣部队负责人询问案件进展情况,但未收到任何答复。

多方争夺煤炭权益

位于陕北衡山区,是中国探明煤炭储量500亿吨的100大能源县之一,属于举世瞩目的陕北神府煤田带。

舆论认为,在许多对人的攻击背后,也有巨大的利益,以及煤炭所有者、官员、村民和其他各方之间矛盾加剧的外在表现。 衡山也被称为煤矿开采中最疯狂的地区和县之一

白茶村的许多村民说他们过去常喝村子里一条叫黑木川的河。 那时,这条河足够清澈,可供人和动物饮用。 现在河里的蛇和青蛙都死于采矿污染。 许多村民只能从2公里外的汉卡村取水。 山上的一些居民甚至通过收集雨水来喝水。

2008年,榆林沈雨煤炭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做了《关于东方红煤矿采空区对慕中山村的影响评价》报告 报告指出,东方红煤矿矿区空地区的一些村庄已经处于暂停空状态。地面面临着断裂和坍塌的危险,威胁着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横山区白茶村 白国新手持弟弟和儿子被砍后的照片。2007年9月13日,横山白岔村白国新等7名村民被“砍刀队”砍伤。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村民指的是当地煤矿过度开采造成的塌陷区 摄影/经济学家周群峰

白茶村的一些村民表示,为了缓解相关矛盾,他们于2012年1月与当地煤矿签订了协议,规定煤矿每年将给予村民一定的经济补偿。 但是两年后,煤矿开始无法履行协议。

根据协议,东方红煤矿和庙曲煤矿每年分别赔偿每个村民9000元和8000元 村民们说,但是在给了两年之后,他们已经少给了,“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每个村民将少给5万元。”

矿方解释说,协议第12条规定,如果国家政策发生任何调整,包括煤矿兼并、重组、整合、技术改造和关闭,本协议将自动终止。

近十年来,随着煤矿跨境开采问题的加剧,村民们从未停止过向上级机关申诉、报警、打官司甚至设置煤矿生产障碍等“维权手段”。

白茶村表示,村民们多次利用东方红煤矿进行非法生产和跨境开采,造成采矿空、窑洞裂缝等问题。并在向上级汇报失败后再次封锁煤矿生产 2010年10月,村民继续阻止煤矿生产,几十名村民被警察带走。 村民们说,只有请愿失败,他们才能诉诸激进手段。 结果,作为回报,村民被拘留甚至判刑。

在白茶村的1700多人中,自2007年以来,多达100人因阻止东方红煤矿和庙曲煤矿的销售和请愿而被拘留或判刑。

舆论认为,矛盾激化后,村民和煤矿不断采取合法或非法的方式维护自身利益。村民们开始猛烈地阻挠煤矿的生产,当他们请求帮助和谈判没有达到预期时。在追求利润的同时,煤矿业主甚至以保护煤矿为由培养了“弯刀队”,不断制造箱子,并进一步催生了与黑人相关的组织和他们的雨伞。

2019年6月25日,2019年陕西省反犯罪反邪恶专项运动领导小组第7次(扩大)会议后,榆林市政法委书记、榆林市反犯罪反邪恶专项运动领导小组组长张守华立即主持了全市矿产资源领域的专项运动会议。对中央监察组指出榆林矿产资源领域没有深挖黑恶案件、黑少伞少、开伞破网没有重大突破的问题进行了专项调研部署。

张守华强调,要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加强矿产资源领域犯罪线索的调查、案件的调查、伞破网破、钱破血破,尽快实现零突破,有效纠正中央指导小组指出的问题。

责任编辑:王亚南

  • 友情链接:
  • 曲靖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zdlmy.com 技术支持:曲靖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