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卖卖卖”的车企,能否突围2019

时间:2019-12-26

[编者按]过去一年的汽车市场极其不寻常。汽车市场遭受了罕见的感冒。在这个寒流中,一些人退出了市场,一些人找到了接受订单的新方法。“买卖”事件充斥了整个2018年。 2019年的汽车市场是否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还不得而知,但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汽车市场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这篇文章首次出现在中国汽车新闻上,作者是云韵。由十亿欧元编辑,仅供行业参考

终于送走了2018年,那是“寒冷有多深”的一年,迎来了2019年,虽然情况不明,但充满了希望 回顾过去的一年,记者发现在汽车行业的许多重大事件中,“卖,卖”已经成为关键词之一。

从哈飞汽车不成功的一美元38%股权转让到奇瑞未能增资和昌河未能转让三股70%股权,也有成功案例,如深州收购宝沃67%股权,百腾一美元收购一汽华利,长安跨境收购北奔重庆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2018年汽车公司出售股票的事件。他们中的哪一个在悲观的情绪中离开了市场,欢迎新的“黄金所有者”重生,哪一个将被出售。未来还不明朗,是吗?

奇瑞的“混合改革”项目是2018年的“寒流”事件之一。

5月29日,奇瑞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了一项关于奇瑞股份转让的决议。奇瑞计划以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注入形式引进外国投资者,并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入股奇瑞。

9月17日,奇瑞的增资扩股计划首次在长江产权交易所推出,但没有招募潜在投资者。

9月25日,长江产权交易所更新奇瑞汽车和奇瑞控股的增资扩股计划。新一轮注册的截止日期是11月22日,但预期的投资者尚未登陆。 根据公告,从11月22日公告截止日期开始,公告将延长5个工作日,最多4个周期,即最终结束日期为12月20日。

但结束日期已经到来,奇瑞的增资扩股交易仍显示“无交易”,这意味着奇瑞为期三个月的“混合改革”项目已经“售出” 到目前为止,有传言称,包括宝能、华夏幸福、五粮液和正大在内的六个相关方未能参加。

据业内人士分析,奇瑞复杂苛刻的增资条件是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公告要求,进入奇瑞的资本必须是单一实体,不能是联合增资,不能是外资,更不能是整车企业。 此外,虽然新投资者在增资完成后可以持有奇瑞控股31.4419%的股份,成为大股东并持有奇瑞汽车18.5185%的股份,芜湖仍然享有绝对控制权。

虽然与过去相比,传统汽车公司的股份转让已经成为热门话题,这让业界感慨汽车行业的股份转让不再是热门话题。 然而,经过梳理,记者发现,事实上,大多数获奖者仍然是成功的。 其中,保和成功转让67%的股权是近期业内的热点。

12月28日,神舟以38.666亿元的价格正式收购宝沃汽车67%的股份,成为宝沃的最大股东。 此前备受关注的宋洋也离开了宝沃,调任福田汽车集团副总裁。

就在传统汽车制造商正处于“寒冬”的时候,神舟离它的“造车梦想”越来越近 今年6月12日,肖鹏汽车从神州高档汽车集团设立的高档汽车产业基金(Premium Car Industry Fund)中获得22亿元的战略投资;7月11日,神舟的子公司以每股0.06港元的价格认购了武隆电动车90亿股和6亿港元可转换债券,成为武隆电动车的最大股东

Bateng和他的家人也有造车的梦想,但与神舟不同,他们以数亿元购买了“造车资质”。

9月28日,一汽李霞发布转让通知: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100%股权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南京知行 南京知行是巴林汽车的母公司。除了一美元的转让价外,贝特还获得了以华利8.5462亿元的债务和员工薪酬为代价建造汽车的资格。

12月18日,力帆股份以6.5亿元的价格转让了力帆汽车100%的股权,受让方为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它是心电智能的全资子公司,心电智能是北京汽车和佳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然而,随着新版本《汽车行业投资管理规定》的发布,新部队获得制造汽车的资格将不再“困难”。 可以大胆推测,如果明年仍有传统汽车公司试图通过出售资质获得资金,成功率恐怕会大大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商用车领域也进行了一次大合并。 11月14日,重庆长安跨界车有限公司以约3.5亿元的收购金额全资收购了北奔重卡重庆有限公司 长安街总经理韩明表示,公司计划在重庆主城区建立第二个生产基地。该公司的年生产能力将从万州的约20万辆飙升至约43万辆,力争在中国第一个营地建立智能物流生产基地。

当然,除了已经拍摄并成功找到“泛夏杰”的项目外,还有一类项目处于“待定”状态,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并不乐观。

9月4日,经BAIC批准,长河汽车正式上市并转让其全资子公司江西志诚70%的股份,底价为10.5亿元。 然而,在原定于11月9日的项目到期后的许多天,没有任何相关方出现,公告也被取消。 “公告结果已经反馈给股权转让方 可以再版也可以不再版。 ”

就像奇瑞的“流牌”一样,行业专家认为转让不成功的原因之一是要求太高:江西志诚70%的股权必须是由三个投资者组成的受让集团,同时,任何一方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长河汽车剩余的30%股权。此外,共同受让方需一次性支付10.5亿元转让费,并承担江西志诚18.75亿元债务。

相比之下,同样前途未卜的哈飞可以说是“穷困潦倒” 2018年11月21日至12月18日,哈飞汽车公开转让其38%的股份(385,046,400股),上市起拍价仅为1元 然而,这家汽车公司一度位居国内市场前三名,占微型汽车总销量的19.26%,最终陷入了无人敢问津的尴尬境地。 截至12月19日午夜,重庆产权交易所的交易信息显示,交易已经“到期”

官网显示,哈飞汽车2017年营收为2.6925亿元,营业利润-5040万元,净利润-4339万元。据悉,哈飞汽车因拖欠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供应商货款,已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哈飞汽车现有的多处房产也已经被法院查封;其拥有的专利因未缴纳年费也已失效。

虽然哈飞也可以“延长信息发布,不变更挂牌条件,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但能不能就此等来“救世主”,还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曲靖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zdlmy.com 技术支持:曲靖新闻网| 网站地图